好好保护身体

4月末的时候,突然生病了,确诊了面瘫。

最近的需求稍微紧了一点,业务方提了两个紧急需求。我组里能做这两个需求的只有三个人(包括我在内),其中一人我领导特别不信任,于是就只能亲自做了。

在虾皮当leader,最烦的就是平时的杂务很多。比如领导定期要个东西,比如要确保每个事情的进度。本来进度这东西吧,我清楚没有延期风险即可。但是领导又要求各种明确的进度说明之类的。另外平时的各种问题的查看,也占据了不少时间。还有各种会。对了,我还带了个新人。

自从不当leader之后,再加上我身上也没有需求,突然变的好轻松。我又有点后悔当初没有记录下当时自己工作时间占比了。

接着讲我接了这个需求之后的事情。我接的需求一般都是天数较短,比较容易,且不紧急的需求。这样我不怕打断,也不怕突发事件插入。

但是现在这个需求虽然不难,但是相对来说是个整块的需求,而且比较紧急。我前几天几乎一笔没动,后来进度跟不上了,于是就白天做事,晚上写代码。

而且我是个相对来说慢热的人,坐下来还要休息(比如刷刷抖音之类的),想一会才会真的写代码。到家基本快九点,休息一下基本到了10点,就一直写到了12点,偶尔会写到1点钟。这个需求提测后,QA那边会有些疑似bug的问题提出,偶尔没时间看,也是晚上去看的。

不过这种节奏我之前经历过几次,这次也没啥特别的,所以仅仅如此还压不倒我。

这个需求的末期,我们系统突然出现了线上问题。特征是celery的进程会一直增多,然后让服务器内存爆掉。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原因,但是每隔6个小时左右,内存会涨到顶,需要有人起来重启服务。嗯,这个人就是我。一般是晚上一点一次,早晨6点半一次。

后来我领导忍无可忍,拉着我们一起看问题,有一天看到了凌晨4点。那天是周五,我周六还要加班写需求。然后我身体就崩了。

其实面瘫应该是在这一晚之前就感染上了,只是不严重。但是身体确实长期劳累了,自己却没有察觉到。

可以分享下自己的病例。面瘫开始的时候,只是感觉自己右半边脸不得劲,吃饭的时候,感觉有点怪怪的。我周六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感觉自己不太自然,周天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嘴有点歪。但是我以为是脸抽筋了,没太当回事。周一有新人的entry task评审,我不想推后这件事,于是约了周二去看医生。

周一早晨的时候我漱口发现右半边嘴角兜不住了,来了公司找人看了下我的眼睛,发现明显的一大一小。于是推了所有的事情,去了医院。

我一向反对大小病都去大医院的做法,我觉得那样会让三甲医院挤满了人,想着这是个成熟治愈的病,就去了三等医院——蛇口人民医院。

去了之后都是些常规的检查,血常规,CT(查看脑部是否感染)。我还去看了眼科,因为眼睛十分不舒服。开了一堆药,回家吃药,观察结果。

面瘫这个病的恢复期特别长,一般是1-2个月,吃药不见好转,因为正处于恶化的时期。同事说自己妈妈也面瘫,说针灸好了。去网上一查,大家也说针灸对面瘫恢复有帮助。

去中医院比较麻烦的就是得每天去,而且最好是早早去,要不还要抢床位,另外不早早去,还要请病假,觉得太辛苦了。但是同事们都这么说,还是鼓足了劲去中医院。

我几乎每天早晨7点起床,7点半出发,8点多到停车场,走到中医院8点半多,针灸1小时,9点半再开车去上班,到了公司基本就10点半了。之前找的停车位离医院有点远,后来找到了一个稍微近一点的,也就改善了大约20分钟的样子。

这种生活一直持续至今,针灸的频率改成了两天一次,目前除了笑起来嘴是歪的,其他时候基本看不出来了。

一点插曲

说到去蛇口医院看面瘫,做了CT(感觉有一点点过度医疗的嫌疑),医生在看我的CT报告的时候,发现我的脑中间有个白色的阴影,疑似是个脑前叉交通动脉瘤。给了神经外科的医生看了,他说是CT没有拍清楚,要确诊得做核磁共振。于是去了南山医院,医生接过来这份报告,说概率很小,还是做个核磁共振确认下吧。

其实只要有一个医生提出了,别的医生没有证据前是不敢否认的,因为万一是,自己就倒大霉了。于是自己就去做了核磁共振。

排队核磁共振需要两周,在这期间,虽然自己很有信心身体没问题,但是,万一有问题呢?

我不怎么存钱,身上有车贷,没有房贷。身上的负债并不多,但是自己却是唯一的收入来源。爸妈并没有什么钱,治病的钱暂且可以从医保和其他保险里拿,但是生活要怎么维持下去?而且爸妈还没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收益呢,万一以后不能顺利挣钱了,难道爸妈养得起我?

还捎带着反思了下自己的人生,如果去掉了工作,我活着的意义又在哪里,又有多少人记得我曾经活过呢。

留在最后

首先给自己买了重疾险,不至于生了大病的情况下,生活无法维持下去

另外就是好好的关心下自己的身体,知道身体的极限在哪里。特别是自己的年纪稍微大了点,再加上疫情期间疏于锻炼,身体的情况是直线下降的。

释放压力,多健身,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。